2016年8月22日 星期一

我不管你有多忙跑到多高的位置上做什麼表演
道歉喔
有誠意的才行喔我才能考慮


對不起讓我受傷
但你一定不曉得是什麼讓我受傷....
但反正就是受傷了很痛苦
我不喜歡你亂開我玩笑
我不喜歡你講我的事

關你屁事 我不需要這種關心

所以道歉  我會好過很多

(這個時間是壞掉的無法調我的作息可是一直很規律)

2016年4月5日 星期二

day96 自己一個人

我對於裝可憐討取他人的關切者感覺到厭煩,當他三番兩次在說一樣的自己即將被拋棄以及所有人都拋棄他的內容的時候,我懷疑到他為什麼不反省自己?為什麼不會像我一樣想要圍剿自己招認自己做錯了?為什麼他還是敢持續做一樣的事情,或許他這樣可以很輕鬆博得同情。我想到我不想要做這樣的人,這樣的人會被人討厭,我害怕被人討厭,我也不敢一味只是討取同情,在原地吵著要喝奶,不往前走,這樣可以很爽,但我定義這樣是錯誤的、不受社會允許以及應該感到羞愧的。我一面忽略他,但心裡對他感覺到不屑與厭煩,不想要搭理。

同時間我想到我在脆弱、危急的時候,也會需要支持,同時間我試著站在他的立場想一個依賴了幾十年的人、周圍的人離開他意味著世界突然崩毀了、他覺得很危險與可怕所以需要找人陪伴,我也正經歷這樣的感覺,在結束的伴侶關係六年裡面我依賴著正向的情緒能量保護與滿足我,我感覺到我的生活是有品質的,所以我忍耐著不試著講出我的對立面的面質看法想要逼他往前進,因為我也正經歷,有品質的關係突然消失那種被剝奪的、不甘心、不情願的感覺,感覺到垂死、不斷找人協助我與消化我內在的苦痛、受害覺得受委屈、加害想要復仇的情節過程。這個時候,要往前進是一件困難的事情,所有事情都要按著自己悲傷的步調,像是解除一種習慣的隱一樣,讓有意願者慢慢來。

情緒:厭煩、質疑、害怕、不屑、羞愧、危險、可怕、被剝奪、不甘心、不情願、委屈、復仇、痛苦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對受害者感到厭煩。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覺得我需要忍耐對於受害者的厭煩,這樣意味著我的脾氣太差、不合格,這樣意味者我不可以做受害者自打嘴巴。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連結受害者就是依賴者就是弱者就是會被欺負。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沒有意識到當我對受害者感到厭煩,以及對受害者連結一連串的加害者圍剿與逼迫受害者只有吞忍的份的劇本時,我的肚腹感覺到沈重與它在承接過去的仇恨、不甘願、受害、委屈、痛苦、尊嚴被剝奪、憤怒與怨恨等負向情緒後果,這讓我對於受害者感覺到厭煩,想要演出讓他後悔的劇本轉嫁到他身上,讓他覺得他不可以這樣子做。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害怕作為一個受害者會被人討厭,我感到戰戰兢兢,我有想要消除、毀滅、傷害受害者的慾望與衝動。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想要殘忍的消除、毀滅、傷害受害者。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害怕作為一個受害者會被媽媽討厭,會被媽媽嘲笑,所以媽媽說不可以我就不可以。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相信我沒有愛的能量依附,我就活不下去。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相信我沒有被照顧,我就會活不下去。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相信我現在狀況是我的保護層與愛得依附感覺被剝奪,我現在很脆弱,我處在狀況很危險,我很害怕,我很可憐。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成為渴望愛卻得不到的可憐蟲、害怕愛被拿走的憤怒與想要復仇者,我分裂我自己成為這兩個極端。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相信我失去了愛,等於失去了安全感、支持,我就不安全,我感覺到想哭、被拋棄、被忽視、失落過去有的與伴侶相處的美好的記憶、傷感於我不是一個穩定與可以給予他人安全感的人。

我寬數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寫到這裡感覺到沒有力氣、感覺到沒有希望,我想要放棄算了,做寬恕沒有用,走進成沒有讓我學會成熟,我感覺到生氣,懊悔。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不想要面對自己。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想到過去的伴侶與他人在一起,我感覺到嫉妒、不甘心、怨恨、想要復仇,埋藏在我的身體裡的慾望,這些過去的愛的依附的情感都應該是我的、沒有任何人可以奪去,不然我會好生氣。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感覺到悲傷、抑鬱、悲哀於我顧不好與搞不定自己。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不願意站在他人的角度為他人著想。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不願意評估、接受分離是對我與前伴侶的關係,較好的事情,包含過去創造的關係裂痕、傷痛以及我不再擁有他要的愛的依附與關注的感覺。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不願意接受改變。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害怕調整自己成為一個人生活。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害怕愛護自己,不使自己委屈。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不甘心、不情願建構滿足自己的條件。



我承諾自己去意識到現在的狀況是要回到當下、回到關係的脈絡,不是能量。

我承諾自己去意識到現在的狀況不是過往的與媽媽的殘忍的受傷我也要去傷害別人的劇本,我可以不做只是讓自己爽的人。

我承諾自己去意識到現在的狀況,我可以不用是一個受害者,我還擁有很多愛與支持。愛與支持也不用去討取,而是可以經營與培養。

我承諾自己去意識到現在的狀況,我可以不用是一個加害者,但我允許自己關注我的肚腹、肩頸所累積的憤怒能量,用呼吸、書寫、媒材安全的釋放。

我承諾自己去意識到,我也是一個需要、脆弱、害怕、恐懼時候的依賴者,在我意願走出能量的過程,我可以接受他人在受害與依賴裡面打轉,我可以讓自己沈得住氣,觀看他人的改變。

我承諾自己持續書寫、塗鴉陪伴自己,與整理與釋放能量。

我承諾自己去建構自己要的生活,去計劃與執行出來,讓自己感覺到充實與沒有白活。

我承諾自己愛護自己的身體,盡量在分裂成為受害、加害的劇本之後,回到呼吸不讓能量與重複的想法與畫面等同於我,把自己提起來喚回來。

我承諾自己當我回到與前任伴侶的回憶的時候,我提醒自己想這個也沒有用、傻瓜,我可以停下來,回到呼吸。

我承諾自己藉由慢跑、走步,持續的習慣建立自己的自信心與對身體的控制感。

我承諾自己可以學習站在他人的角度思考他人受到支持的需要,如同我的受到支持的需要一樣。

我承諾自己慢慢讓自己練習,可以獨當一面,可以信任自己,讓自己安心,做不到的時候也沒有關係,因為我才剛開始學。

我承諾自己接受自己有犯錯的行為,行為可以改,與我這個人的好壞無關。

我承諾自己將需要支持與犯錯分開來。

我承諾自己將需要支持與羞愧、會被人討厭分開來。

我承諾自己將脆弱與招致羞辱區分開來。

我承諾自己接受我的脆弱、需要支持、與人連結、關係依附。

我承諾自己接受我自己現在的樣子。如實的樣子,而不是覆蓋在身體上的羞辱能量。

我承諾自己不去討厭我現在的樣子。如實的樣子,不去比較,每個人都不一樣。

我承諾自己去面對、看見我現在的樣子。如實的樣子。

2016年3月9日 星期三

day95整合分裂

我寬恕我自已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為失去依賴的關係而感到傷痛,當有一個人願意投注在上面全然包容與呵護與接納與傾聽我的困難語言、像是母親一樣保護我與為我著想,以及願意像是一個嬰兒一樣依賴我與對我撒嬌,彷彿我擁有全能的優秀能力,我為此種互動與聲音賦予正向的滿足的能量感受,而當我失去了這一段關係,先是失去這兩種在兩個人之間能夠很親暱的彷彿母親與嬰兒相互哺育與需要的互動,一段相互承接的互動,失去這種互動模式,讓我感覺到懊悔,真是無比的痛苦。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壓迫與剝奪自己,我覺察到自己正在批判自己活得過度分裂與矮小,哭喊得過度大聲吵鬧與無能,以至於我成為被丟棄的嬰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恐懼被曾經親愛的伴侶丟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批判自己無能,因為我想要擁有的條件、伴侶身上有(聰明、反應快、溫和、懂得看人臉色、踏實去做事、穩定得住自己、和顏悅色)我達不到所以我被丟棄。

我寬恕我自已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覺得疼痛,我不敢看與整理與統合我在痛什麼,當他不理睬我的時候我覺得很失落、煎熬、不安、慌張,由於我把這個安撫我的焦慮不安的能力慣性地放置在他身上於是我等待他來為我完成,我把打理我的生活與獨立思考的能力都寄望在他身上讓他來作為我的指引,所以我離不開他。

我寬恕我自已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覺得沈痛,別人擁有伴侶可是我沒有我好可憐與悲哀。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覺得怨恨,我被拋下了我是孤獨而不曉得如何自處的,我再也找不到更好的伴侶,因為我不夠好。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覺得自己的等待前任伴侶回應作為回報很癡傻,但又期望自己能夠得到回報。

我寬恕我自已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仍然期望復合,慾望複合,當我發現沒有用的時候我感覺到失望、難過、絕望、落魄、悲哀、傷痛。


我承諾自己當我開始成為情緒(沈痛、怨恨、悲傷、失落、絕望)的被引導者,我可以讓自己在呼吸裡面慢慢釋放傷痛的能量,回到平等一體的校準裡,關係都是在的。

我承諾自己當我感覺到傷痛與痛苦與難熬的心智,我可以在呼吸裡面把自己帶回到這裡,在持續去整理分裂的關係與分不開的條件的碎片,一一為自己拼湊回來。

我承諾自己當我看到前任我可以記得他決定分手的原因,我可以在呼吸裡面去擔負為自己整理與獨立的責任,而不再是苦苦哀求與被動等待的幼小心智與設想對方如同我一般失望與焦慮與算計的心理內在投射。

我承諾自己當我希望自己夠好,我可以為自己設定小目標去行動,不用為跟伴侶做比較而自卑自貶。

我承諾自己當我在心智裡面,活出比較與潛意識記憶與妄想,已經打擾正常的生活,我可以停止並回到呼吸,即時跟上現在發生的事情。

我承諾自己當我討厭自己,我可以回到呼吸,再繼續去看我能做到的、與限制,再朝目標前進。


2016年1月10日 星期日

day94 放鬆練習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想要成為夠好,成為一個更好更優秀的人,開始在畫面與記憶裡搜尋盤算如何具有更多生存與競爭條件以保障我的存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將責任寄放在他人身上想像他人如何看待我與評估我的價值,於是我成為恐懼他人否定我的價值,我成為恐懼自己講述的行為不夠清晰我成為需要截斷我要說出的話與因為這是在我的判斷裡面,遭受到否定與沒有價值的,乾脆拿掉與其要說明為自己講述清楚與承擔自己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想要成為直接的判斷因為這樣讓能量帶著我走「最快」、我的想法以為這是最快最直接最有效率的因為這樣比較好、但實際上我在逃避在閉息悶住頭裡面把自己搞砸成為焦慮我不夠好的恐懼能量,其實我不用靜下來看到我需要為自己這些慾望負責任與慢下來主導自己回到生命本身去看我的出發點是否在誠實裡面主導。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相信尊嚴是要禁得起責難,我不斷責難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已活在想像當中認為他人的看法可以決定我的尊嚴有多少於是我感覺到畏懼與羞愧於表達與呈現與坦承自己有慢下來觀察與審視與停留以修補我與自己的藏匿與停止責罰與虐待的關係,我完全可以為了回到生命本身而停下來的,我完全可以為了承擔生命整全的責任而停下來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成為我要為自己負責的慾望,我恐懼我不是為自己負責,恐懼我是他人眼中耍賴與失去信用的人,恐懼我與他人因而失去連結關係,恐懼他人對我的評語是不好的,而沒有看到我是在這裡,我不是與我自己緊張的與放不開的關係。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勉強自己想要成為更多,我還更貪心。於是我還需要使用更多力氣與能量擴張自己的身體胸腔,想像我可以佔據更多的位置與地盤,讓我感覺到安心與愉悅與開放。我正在調整我與自己的關係,釋放能量到不會太受到能量綑綁,要動彈會很僵硬、的程度。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成為胸口這個點「我得要夠好才行、夠有用才行、這樣我才足夠資格存活」我長期這樣說服與相信自己到現在我感覺到承擔起我是誰是很痛苦、脹痛的一件事,因為真正的我早已經被這些種種定義所遮蓋住,而我現在感覺到呼吸與喘息與透氣與緩和自己是困難的。






2016年1月4日 星期一

(轉)Self-Forgiveness

閱讀後,更細緻領悟到這陣子我執行寬恕失效的原因,為何不寫寬恕反倒更加輕鬆?那幹嘛不放棄算了?(事實上在「寬恕」裡面參帶著責備、試圖解除和脫去枷鎖的意圖在,忘卻字詞原意,是還原、還給自己完整的生命)

「我們會使用自我寬恕一詞是來自英文的Self-Forgiveness

更直接地將字義的本質說明出來可以經由這個字的拆解,

於是就如同自身的給予,也就是給回我自己的意思,

因為我們有生以來在心智的循環中總是不斷地削弱和減少自己,給自己諸多的定義,

卻沒有活出自身作為完整的生命的每一片刻,

所以整個進程都是要將這些自我定義和自我宗教/意見等等給鬆綁和解除,

於是我們不必活在重複的假象之中而是每一刻都在新的現實環境當中,

以本是自由與力量和簡單的生命與其他生命共享這個地球和世界。 使用寬恕一詞也是能夠到達這層理解,

因為一個人在終於願意面對自己過去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束縛與後果中寬宏的饒恕或原諒自己的作為,

於是便能夠逐步給回自己原本完滿的生命。」


http://tanya-chou.blogspot.com/2016/01/day-564-self-forgiveness.html

2015年12月24日 星期四

day93 依賴的畫面:期待正向能量

當我在面對論文時再出現同樣的陳年記憶,我好像在母親的肚子裡他完全的貼近我的皮膚我蜷曲在裡面、沈浸在裡面不想要離開,我不想要思考外面的世界發生什麼事情,我沒有呼吸我完全放棄與不願意去觀看、我完全放棄與倚賴其他的人給我協助、退化成一個還沒有出生的嬰兒。而我對這個記憶多一層想要隱藏與批判,我覺得羞愧於去看見。

真正要寬恕的畫面記憶
「那是什麼感覺讓我願意放棄呼吸與觀看與設想的能力?很輕鬆舒適與暖和受到哺育與養育於是我退到後面讓這個能量覆蓋我、於是能量成為我等在那裏、耽溺與停住不再行走的原因、依賴能量於是成為導引我的主角。畫面是紅色的我是看得見全黑透著光的感覺那有一種安心感外面的環境在等待,我看著被羊水覆蓋皺皺的手,那真的是無敵幸福的無敵舒服的感覺,好像我已經不需要邊界了、我不需要和別人不一樣,我可以與願意放棄一切就跟這些溫暖舒適的感覺處在一起他好像可以幫我抵擋所有災難與恐懼與害怕,不用想幫我抵擋我根本不用想我就以為我在了、我寧可在這裡面我就不用面對XXXXXXX狗屎那些太有壓力了自作孽我覺得太可怕了我做不來、我根本我根本不想去想我要為這些花費多少力氣我不用承諾我就在記憶想像能量裡面我不用活出自己我可以為自己有充足的藉口我不要做!!!!我就是任性我不要!!!!我不要承諾!!!!我就是要自己爽!! 我就是要孤單!!!!我看到我如此拒絕,那麼我還要索取什麼?我還要索取更多愛因為只有看起來無條件的愛那種才叫做無敵幸福舒服不用負責任的感受,我還要索取更多能量刺激,我就成為「還要更多」與「不滿足」與「不夠」。」

自我責備與質疑與放不開、嚴厲與放不下
「接著我開始想要離開、這樣下去不行於是我很緊張、我緊張於我需要真的當一個知道自己在幹嘛的正常的意識與覺察裡面的人我才會鬆了一口氣這才是正常人、這才是被社會接受的正常人,而不是依賴處在無意識的深海裡面覺得搞不清楚狀況,我不可以搞不清楚狀況我是個大人了我不可以錯過正在發生的事情、我不可以沈浸與耽溺在能量裡面我看到重重的心智覺得應該如何應該怎樣做的責備裡面,我再繼續把我需要與決定整理的內容推到潛意識裡,然後我再不斷從人際互動與論文與飲食裡面索取裡面希望得到更多刺激、我只是在完成正負能量的平衡但實際上我完全沒有在解決問題的路上。所以這是為什麼要停下來、這是為什麼要只是專注在這個記憶畫面找到點去解構的原因,這是因為我最終的目的不是要達到這些需要的滿足而是活出一體平等就在這裡,這是我要為自己看到與跟自己親近的最後目的而我他媽的完全忘了我忘了多久了。為什麼要忘記。為什麼我要將我自己的價值置放在他人身上制度身上求取能量求取更多我現在也搞不清楚的成就感?而不是在我自己身上?為什麼?」


防衛與重複這個記憶畫面的方式:
用悲傷與悲苦與憤怒與痛恨與可憐覆蓋它、用力抵抗與攻擊它

「我看到我仍然恐懼意識與體驗到身體裡的正向能量、負向能量,而這被我壓抑住,而不是在呼吸裡面清楚去經驗它直到這一層的能量因為我的看見而過去。

當我習於在劇本中繼續寫出我厭煩、覺得悶不過去、無法再與人相處,我需要用腳踢讓包裹我的人、好像奮力一搏這個我已經不再需要我不再需要忍耐你的不好我不想要成為那個委曲求全其實我是憤怒到爆炸要完全切除掉我的期待的人。我要成為那個成功讓人知道我失去自己而且我全然不要為自己的癱瘓與痴傻吸收所有的好壞能量作為自己生長的根系與養份,我全然不要為此只是個內射與投射者,負起任何責任,而我也成功讓人痛苦難耐我才能夠安心「出去」。

覺察:
「出去以後我才能看見整體。看見好與壞。這就是選擇這個畫面的後果。即便我先前都看得見,但選擇畫面、選擇能量,就需要繞這一大圈。」

「同時當我為自己感覺到羞愧與增加批判的時候,我更也成為那個覆蓋能量的兇手,也就是自己的迫害者。一方面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我不想要離開依賴,成為一個滿足感受的提供者。一方面也才會感覺到依賴這個畫面能量的反覆過程是痛苦的、想要離開。而實際上,這兩個矛盾是可以為自己解構的。為了回到行動的自由。為了活出一體平等而做。」


正向能量:舒適、和緩、寧靜、安適、依戀、停滯、舒適、爽快、不想移動、模糊、暖活、暖活、不想放掉、欣然接受、不用拒絕、不想動因為太安適了、容納、涵融、消融


寬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期待我是被愛的、被無條件的愛、我渴望舒適、渴望和緩、我不想放掉讓我覺得舒適與涵融的能量的關係。所以我也在同時分裂與重複恐懼,當對方沒有回應我,我好像再也得不到依賴的感覺、我再也得不到安適與寧靜、我再也沒有依戀,我感覺到恐懼、退縮、想要放掉關係、想要表達拒絕與轉移注意力,好像這樣一來讓我自己覺得好過與不會那麼痛苦。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期待我是被包容的、期待我是被愛與接受的、期待我等得到回應、期待我可以愛護我自己,同時我也在重複恐懼,我重複恐懼與批判自己與拿他人的回應與認可與能量性的答覆作為我的生存價值的標準,當他人不再給予我想像中的劇本當中的回應,我好像擔心我要死掉一樣因為沒有這些正向的能量的感覺我期待我要去製造他我才足夠存在於一段關係裡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期待一個沒有界線與實際評估的現實關係作為我與人相處的判準,而實際上這是劇本之內、不切實際的想像,我可以看到我正在寫出的同時我在寫出來為了回到穩定與平等與所有人站立在現實這裡的目的,當我迷路的時候。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不喜歡自己,當我不清楚自己的目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不喜歡自己,當我依賴他人,我擔心失去關係的時候,為了保護自己,我寧可不要這段關係。為什麼?因為如果我沒有改變這是一段不合適的關係,我如果持續依賴、依賴還是在假象裡面,等待與責怪與要求他人配合,我沒有辦法如我所承諾的一般活出自己完整的樣子。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不喜歡依賴能量的自己,當我依賴他人,我覺察到我需要改變的時候,我感覺到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害怕真實的、有意願活出來、活出更細緻描述與更精確掌握的自己、活出願意持續長期承諾與練習與自己站在一起、為了自己閱讀與書寫的自己,活出願意一體平等的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已害怕與現在這個我親近,我以為我等同於害怕等同於羞恥等同與罪惡,我以為我等同於不好、等同於有錯。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沒有看到,錯誤的行為與決定,不等同於全部的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沒有看到,我可以在呼吸裡面承認接受所有發生的事,每個層面都值得用安全的方式書寫出來。


承諾

我承諾自己去看到與體會,可以從身體裡面去看到與驗證一段關係是否具有支援與可靠性,從,我觀察到能量性的渴望再尋求舒適與安全與愛與依戀是極端壓抑後、也是能量制約的循環結果,悲傷失落也會是緊接著來的能量,其實是可以在穩定的身體裡面,讓它經過、停下來的。

我承諾自己去看到,我需要持續有紀律地練習,整理與書寫與承認自己需要治療的協助,可以及時回到穩定的身體,回到呼吸與一體平等的常識、原則。

我承諾自己去看到,我可以做好一個治療師,但我需要持續有紀律的練習與自己親近,這是最基本的而我在承諾的過程中錯過與忘卻了多少是要回頭整頓的。

我承諾自已去看到,我可以持續回到公園走步,持續書寫,我就是自己的依附者、我的伴侶也是可以支援我回到當下的依附者,同時我也是他的協助者,我在過程中,我並不孤單。

我承諾自己去看到,我可以將注意力放置在我自己的身體知覺身上,信任自己。我可以放下想像他人如何看待我,因為那也不過就是想法而已,與真實的我是誰並沒有關係。

我承諾自己去看到,持續了解自己與建立自己的界限是我需要踏實做與實踐出來的功課。


我承諾自己去看到,我可以與有權利拒絕他人,當我做不到的時候。

我承諾自己去看到,我可以與有權利拒絕他人,當我不想要的時候。

我承諾自己去看到,我可以與有能力滿足自己,當我需要自我滿足的時候。

我承諾自己去看到,我可以用安全與可接受的方式滿足自己,滿足自己並不是一件羞恥的事。

我承諾自己去看到,當滿足是能量性的持續不斷的想要飲食時候,我可以讓自己選擇足夠營養的食物,以及透過全身細胞的呼吸釋放掉。














2015年12月22日 星期二

day92 放棄依賴5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感覺到害怕,害怕自己扯自己的後腿。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害怕看到我想要攻擊、我想要回擊、我想要確立自己是站著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害怕長大、害怕接受我自己有我的恐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不想要面對我的恐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相信我是孤單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相信我是無能為力的,我需要藉由比較相信我是無能為力的,或是讓人知道他是無能為力的。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噎受並允許自己相信我是有能力的,我需要藉由不斷運作挑自己毛病相信他人在檢視我,讓我相信我是有能力的而實際上我最不想面對就是這個。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相信我需要煎熬於此,這不是我要注意的重點為什麼我這麼需要別人喜歡我、為什麼我這麼擔心冒犯到別人、為什麼我這麼擔心違背別人的意思、為什麼我這麼擔心?為什麼我仍然需要在自己的世界裡面玩耍跟推演,為什麼我仍然需要活在我自己害怕的感覺裡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相信我需要討厭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相信我不能夠有我自己的意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已恐懼,恐懼他人要搶過與贏過我我相信這是針對我而來而我不想要我看到我有這一個競爭的意見,我就覺得很痛恨我自己,我不想要看到這樣的我、我想要攻擊回去我想要讓他人也覺得不好過、我不想要承認我跟他人是一個樣子。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沒有看到這在意味,我除了破壞關係、更需要建設性的言論、讓我更能夠顧全所有人好的意識。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沒有看到這在意味我仍然需要消化自己應有的東西成為我的自信心的來源與養份,當我需要我可以做決定,我停下來我也可以將這些養分分享當我需要表達我的珍惜,或者我需要表達我的看見。

我寬恕自己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沒有看到我對自己仍然相當嚴格與過度要求,所以將人的自由表達視為威脅,與不安全感的來源,我在心裡想又來了她又來了她在引誘我變得不穩定是她的責任,我不用為自己負責停下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沒有看到,我可以停下來。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沒有看到,我可以停下來並且專注在我需要完成的事情上面。

我寬恕自己因為我接受並允許自己去看到「過去畫面與記憶」在主導我的行動,但我仍然可以在與自己相處的時間內去消化。



我承諾自己當我意識到我不想要停下來、我還有我的願望還沒表達與聲明、我還沒有徹底看見我自己,我可以讓自己呼吸,停下來。

我承諾自己當我意識到我還有需要釋放的能量,我可以讓自己透過在公園行走,第一我讓自己說出來、第二我讓自己意識到四周的物質讓我穩穩站在地上、第三我讓自己可以放鬆與調整自己,我在持續行走,我讓自己呼吸,停下來。

我承諾自己當我意識到我有想要說的,我可以讓自己呼吸,回來書寫出來並且書寫停留在給自己觀看的界線內,當我意識到可能會對別人產生的影響,是我不想要的結果,而我可以停下來。

我承諾自己當我意識到自己的出發點是分裂的恐懼、慾望,我讓自己在呼吸裡面回來,並且判斷再重新主導我要做什麼。

我承諾自己去看到,我可以做得比想像中的多,這些在實際的層面上,我就直接去做出來。做不到、不急迫的我可以讓我自己放下來。

我承諾自己當我意識到我夾在母親與父親的關係之間,我可以讓我自己退出場外,這不關我的事情,我有我要做的事情。

我承諾自己拒絕母親的過度協助與支持,那是我與她依賴過度的互動結果,於是她不用去面對與父親的關係。

我承諾自己保持家中環境內的身體界線,讓父親回到父親的位置上。

我承諾自己對感到抱歉的關係說出自己的抱歉與請求原諒,對我需要維繫的關係負起責任。

我承諾自己當我感覺到自我批判,我可以放下批判的話語,讓我自己覺得好過。

我承諾自己當我不願意為關係負起責任,我可以讓我自己去設想我該怎麼處理會是較好的,當我發現怎麼處理都不對勁,我可以讓我自己先放下來,做眼前需要做的事。